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南昌眼睛近视手术的危害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08:33:3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南昌眼睛近视手术的危害,南昌近视眼的手术费用,景德镇做近视眼手术得多少钱,江西icl近视手术,南昌近视了怎么办,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,景德镇有什么眼科医院

  原标题:刘和平当年写“北平”打算七年不挣钱

  

  

  “工匠精神”,这个原本针对经济领域的改革发展提出的词语,如今也被广泛运用在文化艺术领域。昨日,在2017春季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上,一场“确立工匠精神,讲好中国故事”的主题论坛邀请到了编剧刘和平、赵冬苓、兰晓龙,导演刘江以及评论人尹鸿等共话如何在创作中保持“工匠精神”。或许在IP当道的时代,再谈“匠心”、“情怀”和“初心”多少显得有些奢侈,但那些每每都会令人称道的作品《北平无战事》、《琅琊榜》、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、《士兵突击》等却都是在追求“工匠精神”的年代打磨而出的。对影视作品来说,无论时代如何前行,受众口味如何变换,“工匠式的作品”和“流水线的产品”就是有着品质的不同,前者无疑更具留存价值,后者则只能沦为快消品。

  投入《北平无战事》

  打算七年不赚钱

  刘和平担任编剧的电视剧作品产量不多,总共6部,但质量却很高,堪称经典之作的就有3部,《雍正王朝》、《大明王朝1566》以及《北平无战事》。以《北平无战事》为例,从他创作这部作品的过程来看足以诠释何为“工匠精神”。“创作《北平无战事》的时候,剧本最后还有一些修改需要完成。整个剧组定的是8月份要拍摄完,要保证剧组每天完成那么大的拍摄量和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精力、时间投入到正常顺利拍摄之中,我的创作必须既跟得上进度又要保证质量。我当时就跟剧组提了一个要求,我说给我配两个打字员,因为我是口述,不会打字。早上5点到中午12点一个打字员,中午随便吃点工作餐,稍微眯一下;下午2点到晚上12点一个打字员。那段时间长达两个月,是两个打字员跟着我一个人在剧组工作,有个剧组都知道的著名段子,大概是干了半个多月以后,有个男打字员早上5点来的,迷迷瞪瞪地跟着我打字,打了一个小时,因为我不可能口若悬河,我得边想边说,我就靠在那里想……由于那个打字的机器是投影到墙上的,我突然发现投影在墙上的不是一排排的字,我说这怎么回事,回头一看打字员的头趴在键盘上睡着了……我不忍心叫醒他,叹了一口气,我自己也休息了一下再叫醒他,接着干。”

  刘和平当时还兼着《北平无战事》的总制片人,剧本创作每天写到凌晨,接着还要去看当天的拍摄回放。“戏快拍完了,我突然觉得浑身不舒服,我让出品方给我联系一个医院,为什么?已经尿血就担心是什么前列腺癌,到了医院一检查还好,说是疲劳过度造成的。也不能说这个叫不叫工匠精神,就是觉得我们面对的这个东西,最后它出来是千千万万的受众要从中得到一些东西,我们该何等的认真,何等的努力,这是我个人的感受。”

  刘和平还提到,写《北平无战事》的时候,他就做好了七年不去挣钱的心理准备,“因为前面(作品)赚的钱,我算了一下能够维持小康生活七到八年,不买房子,就是吃饭穿衣。我们要倡导工匠精神,讲好中国故事,我们能不能够真正的一个星期休息一天,其他每天都在创作,一年写一部电视剧,而不是三四个月就写完了。我认为,‘工匠精神’一个是要有时间,一个是要有价值突破,包括思想突破和文学突破,这种突破目前来看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,至少这是我个人的经验。”

  国产剧套路太多 编剧急功近利

  对于观众来说,编剧的付出他们看不到,但作品的诚意和好坏他们却能感受到。目前国产剧一年1.5万集,网剧大约一万集,加起来的量造就了我国是电视剧的产量大国,但是从一个公认的“鄙视链”不难看出国产剧的质量,那就是英剧-美剧-日剧-韩剧-国产剧。“编剧也特别辛苦,创作了很多好作品,但是观众还是觉得不够满意,觉得好作品不够多,”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尹鸿以自己的观剧感受剖析说,“坦率地讲,我现在在电视上随意收看的电视剧,觉得没有硬伤真的是太难找了,各种套路,各种俗套,各种小孩就开始写的巧合偶然,趴在门口偷听。”目前整个编剧行业的普遍现状是,套路太多,诚意太少;行活太多,匠心太少;功利太多,敬畏太少。

  尹鸿指出,“资本”和“定制”的合力让更多的艺术作品变得平庸,甚至沦为所谓的脑残剧,“今天这个社会太多的机会,我有时候评奖一年一评,发现一个编剧那一年有三部长剧甚至四部长剧,当然有的是两三年集中在一起,确确实实你就会发现资本的力量、宣传的需要,各方面的力量推动着创作太快太急,定制性创作太多。一堆人拿着钱来跟你定制电视剧,这个电视剧不是自己最想创作的,不是自己积累最丰富的,不是自己最有感觉的东西,但是由于有人跟我定制,而且这个定制拿得钱还很多,他天天在后面催你,你就没有办法躲在家里认真观察、认真构思,一个字一个字地磨一个剧。现在不是水平问题,是我们太急于完成这些定制剧,这是一个定制时代,有太多的力量要求我们为一个确定的工艺目标去生产,所以应该多一点对艺术的敬畏。”

  媒体以前经常讽刺韩剧有三宝:车祸、癌症、治不好,而太多的国产剧又何尝不是处处都是一眼都能看穿的套路?“国产剧套路太多不是编剧能力的问题,是编剧太急,当然不一定都是编剧,我们有时候太急于完成一个50集的剧,过不去的坎就强过,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就强解决,于是就变成所有老百姓知道的套路。比如,用偷听解决一切偶然和巧合,你一看就知道他在你门口要偷听,他一定会偷听;有时候一看就知道他一定要出车祸,结果他一定要出车祸;一定要用白血病来解决,果然就是这招解决,观众能想到的一切套路现在在电视剧中屡屡发生。毕竟都是职业编剧,还是应该在常理的基础上增加一点智慧。”(记者 冯遐)

  (责编:宋心蕊、赵光霞)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大友龙三郎    编辑:魏万    责任编辑:刘银银